加拿大pc28 > 生命科学 > GNC 持有合资公司 35%的股权,哈药股份营业收入和

原标题:GNC 持有合资公司 35%的股权,哈药股份营业收入和

浏览次数:188 时间:2020-01-16

科技世界网     发布时间:2018-02-22    医药网2月22日讯 哈药牵手GNC秀了一把“恩爱”。哈药集团发布公告,称已经与全球最大健康营养产品零售商GNC签署投资协议。哈药3亿美元投资40%股份,同时将和GNC组建中国合资公司。 3亿美元收购40%股权 2月14号,哈药集团发布公告,称以近3亿美元认购美国GNC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转股价格为 5.35 元/股,同时,优先股年股息率为 6.5%,GNC有权以现金或向哈药发行优先股的方式支付优先股股利,包括现金与发行优先股相结合的方式。 投资完成后,哈药将成为GNC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持有后者约40%的普通股。GNC此前的第一大股东是共同基金巨头富达基金,持有其8.91%的股权,前十大股东中还有全球第二基金公司先锋集团(Vanguard Group Inc)和著名的黑石集团。 公告称,哈药将与 GNC 设立合资公司运营中国大陆地区业务,其中哈药股份将持有合资公司 65%的股权,GNC 持有合资公司 35%的股权。合资公司将拥有中国大陆地区 GNC 业务的独家经营权,GNC 将授予合资公司长期的独家商标许可,允许合资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独家生产、销售 GNC 产品。 此前,光明集团、复星集团、誉衡药业均与GNC传出过“绯闻”,如今哈药集团与GNC的合作尘埃落定,将对中国保健品的市场带来巨大的冲击。 GNC股票暴涨36.3% 受此消息影响,GNC周二在美股一度暴涨36.3%,创将近一个月以来的最大涨幅。截止新康界发稿为止,GNC市值2.89亿美元,报4.95美元,上涨18.14%。 GNC同时公布的第四季度业绩,报告显示当季营收5.58亿美元,当季同店销售增长5.7%,超出市场预期的4.6%。 资料显示,GNC公司成立于1935年,总部位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匹兹堡,是全球最大的健康营养产品的零售商。GNC专注健康产品的研发与生产,是美国最大的保健品品牌之一,产品涵盖维矿基础类营养、运动健康营养、草本植物提取营养剂等领域,遍及全球55个国家及地区。2011年,GNC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开拓电商、直营店、健身房等三大渠道。 第一笔大收购 去年年底,哈药股份公告称:中信资本天津拟通过其控制的中信资本医药,对哈药集团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中信资本天津之实控人中信资本控股旗下的中信冰岛与华平冰岛、中信资本医药合计持有哈药集团60.86%股权,哈尔滨市国资委持有哈药集团的股权下降为32.02%,这意味着,中信资本取代哈尔滨国资委成为哈药第一大股东,持有60.86%的股权。 受医药政策、市场等多重环境影响,2016年起哈药股份营收下滑,因此控股权转让被寄予厚望。不负众望,易主后的短短两个月内,哈药即宣布第一笔收购——3亿美元剑指外资品牌。 作为综合性大型制药企业,哈药集团主营品种超400个,涵盖全人群用药,在儿童用药、女性用药、男性用药、老年用药及保健食品市场具有领先地位,旗下的维生素矿物质类产品有:“三精葡萄糖酸钙口服溶液”、“三精葡萄糖酸锌口服溶液”、“新盖中盖牌高钙片”、“钙加锌口服液”等。 本次收购将实现双方的互利共赢,GNC产品借助哈药集团成熟的专营商销售渠道可以快速有效的开拓中国市场,哈药集团通过和GNC合作完成保健食品线升级,不仅丰富了保健品品类的产品布局,更针对性地满足了不同性别、多年龄段消费者的多元化营养保健需求。

中信资本去年6月曾强调“不谋求哈药集团控股权”,然而年底签署增资协议,中信资本拟对哈药集团增资并取得哈药集团控制权,进而成为哈药股份实控人,并于去年12月28日发出全面要约收购。

记者沈右荣

在筹划近10个月后,哈药集团混改事项因政策变动戛然而止。对中信资本来说,长达13年的投资因为国企混改新政出现而卡壳,筹划控股哈药集团的动作只能搁浅。

国内首家医药行业上市公司哈药股份(600664.SH)仍未止住业绩下滑势头。

哈药集团此次终止混改,意味着中信资本入主愿望暂时落空。若后续哈药集团再次启动混改,中信资本是否还有参与的可能?

去年,哈药股份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延续2017年双降走势,而且,2014年以来,其营业收入已连续5年下降。

在筹划近10个月后,国内老牌医药企业哈药集团混改事项因政策变动戛然而止。

加拿大pc28 1

对中信资本来说,这个长达13年的投资因为近期的国企混改新政出现了卡壳。2017年12月,中信资本拟通过旗下公司对哈药集团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将一跃成为哈药集团控股股东,同时也间接控股哈药股份和人民同泰两家上市公司。

不仅如此,公司去库存压力陡增。其中药品罗红霉素分散片库存量同比更是飙升9.67倍。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现,中信资本去年6月曾专门出具《说明函》,强调其“不谋求哈药集团控股权”,然而同年年底签署《增资协议》,中信资本拟对哈药集团增资并取得哈药集团控制权,进而成为公司实控人,并于去年12月28日向公司股东发出全面要约收购。前后态度南辕北辙。

哈药股份闻名于全国的源于其铺天盖地的广告轰炸,“新盖中盖高钙片”一度家喻户晓。其背后是巨额广告费投入,2012年至2014年,其广告费合计高达24亿元。显然,靠广告轰炸拉起来的业绩不可持续。随着业绩持续下滑,哈药股份无奈大幅压缩广告费和研发投入。

6月21日晚,哈药股份和人民同泰同时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哈药集团收到哈尔滨国资委通知,考虑到国有股东间接转让上市公司股权事项相关政策规定出现重大变化,决定终止哈药集团增资扩股事项。至此,潜伏哈药多年的中信资本,其筹划控股哈药集团的动作,只能搁浅了。

值得重点关注的是,去年底,哈药股份及控股股东哈药集团因盲目重组被上交所处罚。然而,就在被处罚事宜公布之前,哈药集团再启混改,或以此对冲前次混改被罚影响。

混改搁浅

5大业务板块营收全线下降

回看哈药集团混改进程,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这一涉及两家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混改事项,正是由其实际控制人哈尔滨国资委推动的。哈药股份、人民同泰均自2017年9月28日开市起停牌。在历时三个月后,混改方案最终敲定。

加拿大pc28,哈药股份正处于主营产品“全军覆没”困境。

2017年12月25日,哈尔滨国资委、中信冰岛、华平冰岛、哈药集团与中信资本医药签署《关于哈药集团有限公司之增资协议》。根据上述协议约定,中信资本医药对哈药集团实施增资并认购哈药集团新增注册资本15亿元。

去年,哈药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08.14亿元,同比降10.02%,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46亿元,同比降14.95%,扣非后益净利润2.44亿元,同比降15.80%。

此次增资前,哈尔滨国资委持有哈药集团45%股权,为哈药集团控股股东。通过上述持股,哈尔滨国资委控制着哈药集团旗下两家A股上市公司哈药股份、人民同泰。目前,哈药集团直接持有哈药股份、人民同泰的股份,分别占其总股本的46.1%、74.82%。

哈药股份专注于医药健康产业,主要从事医药研发与制造、批发与零售业务,业务涵盖化学原料药、化学制剂、生物制剂、中药、保健品等五大产业领域。去年,这五大业务板块营业收入全线下降,依次为1.45亿元、25.40亿元、6.93亿元、0.99亿元、2.42亿元,同比分别下降34.80%、4.21%、4.63%、16.67%、6.42%。

若增资计划一切顺利,此次增资完成后,中信资本控股旗下三家企业中信冰岛、华平冰岛、中信资本医药将合计持有哈药集团60.86%股权,而哈尔滨国资委持有哈药集团的股权将下降至32.02%。至此,中信资本控股将成为哈药集团间接控股股东,哈药集团实控人将由哈尔滨国资委变更为中信资本控股。

此外,哈药股份去库存压力陡增,部分药品库存大幅增加。截至去年底,阿莫西林胶囊库存2.30亿粒,同比增长308.74%;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库存6893万粒,同比增长334.07%;罗红霉素分散片库存4900万粒,同比增长967.54%。

此外,增资完成后,中信资本控股通过哈药集团间接拥有的哈药股份、人民同泰已发行股份比例将超30%。触发要约收购,中信资本控股应当向除哈药集团之外的其他所有持有上市公司流通普通股的股东发出全面要约。

实际上,营收和净利润双降于哈药股份而言不是首次。2017年,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为120.18亿元、4.07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4.93%、48.36%,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2.90亿元,同比下降59.30%。

去年12月底,哈药股份和人民同泰收到中信资本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中信资本将通过控股子公司中信资本天津向二者发起全面要约收购,其中哈药股份的要约收购数量近13.20亿股,收购价为5.86元/股,所需总额为77.33亿元;人民同泰的要约收购数量近1.46亿股,收购价为12.79元/股,所需总额为18.67亿元。

2014年以来,哈药股份营业收入一直处于下降中。2014年至2017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165.09亿元、158.56亿元、141.27亿元、120.18亿元,至2018年,营业收入连续5年下降。其中,去年营业收入较2013年减少了72.78亿元,降幅为40.23%。

按照哈药股份和人民同泰的公告,中信资本控股作为哈药集团的重要投资者,响应国家国企混改的号召,看好哈药集团的发展前景,通过下属企业对哈药集团增资的方式参与本次混合所有制改革,有利于进一步促进哈药集团的发展。

对于业绩下滑,公司解释称为,受上游原辅料供应紧张、下游制剂需求量下降以及环保限产等原因,加上二票制、抗肿瘤药降价谈判以及贵州、黑龙江等销售大省未中标等因素综合影响,导致收入下降。

从时间节点上看,以哈药股份、人民同泰停牌为起点,至今将近10个月的时间,中信资本增资哈药集团事宜的审批,已经进行了大半。

借助外力寻求突破

公开信息显示,在增资签署协议后,哈尔滨国资委按照国务院国资委、证监会发布的《国有股东转让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管理暂行办法》相关规定,及时履行了逐级审批程序。今年1月8日,哈尔滨市政府批复同意了哈药集团增资事宜。至此,本次交易尚需黑龙江省国资委、国务院国资委等有权部门审批。

业绩跌跌不休,哈药股份紧衣缩食“过苦日子”,但在保健品领域的投资毫不吝啬,试图借此打翻身仗。

随后,国家发改委1月22日刊文宣布,将推动落实《加快推进东北地区国有企业改革专项工作方案》,开展国有企业综合改革试点和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外界解读被列为重点典型的哈药集团,或将进入混改快车道。而哈药集团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同样透露,此次联姻,得益于哈尔滨市政府对哈药集团混改的推动。

哈药股份于1993年在上交所挂牌,其下的盖中盖、三精等产品市民耳熟能详,其背后是巨额广告轰炸。

4月25日,中信资本控股收到《商务部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不予禁止审查决定书》。

1998年,哈药股份销售费用为2.03亿元,次年增至8.26亿元,2000年飙升至19.63亿元。此后至2011年有所回落,在10亿元至16亿元之间波动,但其营业收入稳步增长。2012年、2013年销售费用大幅攀升,分别为28.47亿元、31.37亿元,这两年,营业收入也达到巅峰状态。此后随着营业收入下降销售费用也逐渐减少。

至此,中信入主哈药集团,棋局初定。

上述销售费用中,广告费不菲。2012年至2017年,广告费分别为8.98亿元、8.78亿元、6.20亿元、2.38亿元、2.22亿元、2.16亿元,去年,其广告费仅为0.16亿元。业绩增长乏力,哈药股份砍掉大部分广告费,研发费用也遭到挤压。2010年至2015年,其每年研发费用均超过2亿元,2016年至今均不到2亿元,去年为1.85亿元。

然而,此时政策出现了更新变化。5月16日,国务院国资委、财政部、证监会联合印发《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监督管理办法》,对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监督管理进行有效规范。36号令将自今年7月1日起施行,19号令同时废止。中信资本的增资扩股遇到了障碍。

在保健品方面,公司原本想杀出一条血路。去年2月,公告称,斥资3亿美元购买全球健康营养品牌美国GNC40%股权,并成为其单一大股东及中国区域唯一经销商。高达3亿美元投资,对于2017年账面资金仅35亿元而言,可是一笔巨额投资。

哈药集团此次增资扩股事项属于国有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间接转让的情况。此前,哈尔滨国资委针对哈药集团增资扩股事项的逐级审批程序,遵循的均是19号令中的相关规定。而36号令在转让价格、审批权限等方面发生重大调整,前述增资方案已不符合36号令的要求。

目前,公司保健品主要为新盖中盖高钙片,去年销售3.05亿片,收入为2.42亿元,仅为2012年收入15.46亿元的15.65%。

关键的问题是,哈尔滨国资委经与黑龙江省国资委和国务院国资委沟通,本次哈药集团增资扩股方案无法在原来的19号令时限内完成混改审批,即无法在7月1日前获得批准。鉴于以上情况,中信资本医药依据增资协议对哈药集团的本次增资已无法继续进行。

此外,哈药股份希望借助外力提振业绩。去年11月,公司与以色列梯瓦公司签约,获得对方6个产品在中国的注册批文和进口批文及20年中国区独家销售代理权。

6月20日,哈尔滨市国资委出具《关于终止本次哈药集团增资扩股有关事宜的通知》称,鉴于上述情况,考虑到国有股东间接转让上市公司股权事项相关政策规定出现重大变化,经认真研究,终止本次哈药集团有限公司增资扩股事项。

曾因盲目重组被处罚

本文由加拿大pc28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GNC 持有合资公司 35%的股权,哈药股份营业收入和

关键词:

上一篇:物艺术学家们早就意识了大器晚成种由脂肪细胞

下一篇:那头猪被关在局促的空中里,与其交流基因的统